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


旧香残粉似当初。
人情恨不如。
一春犹有数行书。
秋来书更疏。
衾凤冷,枕鸳孤。
愁肠待酒舒。
梦魂纵有也成虚。
那堪和梦无。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译文

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
旧日用残的香粉芳馥似当初,人儿的情意淡了反恨不如。一个春天还寄来几行书信,到了秋天书信越见稀疏。

衾凤冷,枕鸳孤。愁肠待酒舒。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
绣凤被儿冷,鸳鸯枕儿孤,郁郁愁肠只待酒来宽舒。梦魂儿纵然有相逢把晤也成虚无,怎忍受连想做个虚幻的梦儿也无路。

参考资料:
1、《中华必读经典》编委会中华最美古诗词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 ,2012:122
2、江培英编著宋词三百首卷一图文本:线装书局,2003:58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注释

旧香残粉似当初。
人情恨不如。
一春犹有数行书。
秋来书更疏。

旧香残粉:指旧日残剩的香粉。
香粉,女性化妆用品。
疏:稀少。

(qīn)凤冷,枕鸳(yuān)孤。
愁肠待酒舒。
梦魂纵有也成虚。
那堪和梦无。

衾凤:绣有凤凰图纹的彩被。
枕鸳:绣有鸳鸯图案的枕头。
舒:宽解,舒畅。
和:连。

参考资料:

1、《中华必读经典》编委会.中华最美古诗词.北京:中国纺织出版社 ,2012:1222、江培英编著.宋词三百首卷一图文本:线装书局,2003:58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赏析

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
衾凤冷,枕鸳孤。愁肠待酒舒。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

  此词抒写的是居者思行者的情怀,但它同其他同类主题的作品比较,在技巧上自有特色。作者在词中运用层层开剥的手法,把人物面对的情感矛盾逐步推上尖端,推向绝境,从而展示了人生当中不可解脱的一种深沉的痛苦。

  上片起首两句将物与人比照起来写,意谓往昔所用香粉虽给人以残旧之感,但物仍故物,香犹故香,而离去之人的感情,却经不起空间与时间考验,逐渐淡薄,今不如昔了。上片歇拍两句,是上两句的补充和延伸,举出人不如物、今不如昔的事实,那就是行人春天初去时还有几行书信寄来,到了秋天,书信越来越稀少了。上片四句,即物思人,感昔伤今,抒写了女主人公对行者薄情的满腔怨恨。词的下片转而叙述女主人公夜间的愁思,抒写其处境的凄凉、相思的痛苦。

  过片两句,写词中人的情感体验,赋予客观的物象—— 衾与枕以女主人公清冷、孤寂的主观情感,将女主人公的内心感受渲染得淋漓尽致。这里写衾与枕而着眼于凤与鸳,还有其象征意义,是词中人因见衾、枕上绣的凤凰、鸳鸯而想到情侣的分离,以凤凰失侣、鸳鸯成单,来暗示自己的处境已经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了。“愁肠”一句,是其人在愁肠百结之际希冀在酒醉中求得暂时的解脱,这是她可能找到的唯一消愁的办法。但这里只说“待酒舒”,未必真入醉乡,而酒也未必真能舒愁。联系下两句看,其愁肠不仅未舒,更可能徒然加重相思之情和幽怨愁恨。

  下片前三句写衾冷枕孤,遣愁无计,应是入夜后、就寝前的感触。结拍两句,写一觉醒来时的空虚和惆怅。既然人已成各,今已非昨,而又往事难忘,后会难期,那就只有在入睡之际,寄希望于梦中与相思之人重温旧情了。尽管梦境幻而非真,虚而非实,梦回后反而会令人惘然若失。但梦里倘能相见,总也聊胜于无。可是,最可悲的是,夜来空有相思,竟难成梦,连这一点片刻的虚幻的慰藉也得不到,就更令人难以为怀了。这结拍两句是翻进一层、层层逼进的写法。上句说已看穿了梦境的虚幻,似乎有梦无梦都无所谓,绝望之情已跃然纸上,而下句一转,把词意又推进一层。从下句再回过来看上句,才知上句是衬垫和加重下一句的,也可以说是未发先敛,欲擒故纵,从而形成跌宕,显示波澜。这种写法,有一波三折、一唱三叹、荡气回肠之妙。

  冯煦在《六十一家选例言》中说:“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此词即堪称用语浅淡,味致深浓。作者在词中采用层层深入、步步紧迫的手法,将思忆之情、怨恨之痛抒发到无可回旋的地步,使人产生异样的黯然情绪,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参考资料:

1、陈邦炎 等.唐宋词鉴赏辞典(唐·五代·北宋).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8:558-5592、《图说天下.国学书院系列》编委会编.宋词三百首.长春: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9:61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拼音版参考

(jiù)
(xiāng)
(cán)
(fěn)
()
(dāng)
(chū)
(rén)
(qíng)
(hèn)
()
()
()
(chūn)
(yóu)
(yǒu)
(shù)
(háng)
(shū)
(qiū)
(lái)
(shū)
(gèng)
(shū)
(qīn)
(fèng)
(lěng)
(zhěn)
(yuān)
()
(chóu)
(cháng)
(dài)
(jiǔ)
(shū)
(mèng)
(hún)
(zòng)
(yǒu)
()
(chéng)
()
()
(kān)
()
(mèng)
()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作者

晏几道晏几道 晏几道(约1048-1118,一说约1030─1106)北宋词人。字叔原,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宰相晏殊的幼子,一生落拓不得志。宋神宗熙宁七年(1074),郑侠上书请罢新法,获罪下狱。在郑侠家中搜得晏几道的赠诗,中云:「春风自是人间客,主张繁华得几时。」遂被牵连下狱。元丰五年(1082)监颍昌许田镇。由于怀才不遇,「陆沉于下位」,晚年甚至弄得衣食不济。黄庭坚在《小山词序》中说:「叔原,固人英也。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其他参考

译文及注释

译文旧日用残的香粉,芳馥似当初,人儿的情意淡了,反恨不如。一个春天还寄来几行书信,到了秋天书信越见稀疏。绣凤被儿冷,鸳鸯枕儿孤,郁郁愁肠只待酒来宽舒。梦魂儿纵然有相逢把晤也成虚无,怎忍受连想做个虚幻的梦儿也无路。

注释旧香残粉:指旧日残剩的香粉。香粉,女性化妆用品。疏:稀少。衾凤:绣有凤凰图纹的彩被。枕鸳:绣有鸳鸯图案的枕头。舒:宽解、舒畅。和:连。

« 上一首
下一首 »

猜你喜欢

  •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

    【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衾凤冷,枕鸳孤。愁肠侍酒舒。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
    142阅读
  • 阮郎归·年年为客遍天涯

    【阮郎归】客中见梅年年为客遍天涯。梦迟归路赊。无端星月浸窗纱。一枝寒影斜。肠未断,鬓先华。新来瘦转加。角声吹彻《小梅花》。夜长人忆家。
    166阅读
  • 阮郎归·烹茶留客驻金鞍

    【阮郎归】效福唐独木桥体作茶词烹茶留客驻金鞍。月斜窗外山。别郎容易见郎难。有人思远山。归去后,忆前欢。画屏金博山。一杯春露莫留残。与郎扶玉山。
    208阅读
  • 阮郎归·南园春半踏青时

    【阮郎归】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花露重,草烟低;人家帘幕垂。秋千慵困解罗衣,画堂双燕「栖」。
    163阅读
  • 阮郎归·宫腰袅袅翠鬟松

    【阮郎归】宫腰袅袅翠鬟松,夜堂深处逢。无端银烛殒秋风,灵犀得暗通。身有限,恨无穷,星河沈晓空。陇头流水各西东,佳期如梦中。
    126阅读
  • 阮郎归·褪花新绿渐团枝

    【阮郎归】褪花新绿渐团枝,扑人风絮飞。秋千未拆水平堤,落红成地衣。游蝶困,乳莺啼,怨春春怎知。日长早被酒禁持,那堪更别离。
    158阅读
  • 阮郎归·湘天风雨破寒初

    【阮郎归】湘天风雨破寒初,深沉庭院虚。丽谯吹罢小单于,迢迢清夜徂。乡梦断,旅魂孤。峥嵘岁又除。衡阳犹有雁传书,郴阳和雁无。
    123阅读
  • 阮郎归·潇湘门外水平铺

    【阮郎归】潇湘门外水平铺,月寒征棹孤。红妆饮罢少踟蹰,有人偷向隅。挥玉箸,洒真珠,梨花春雨余。人人尽道断肠初,那堪肠已无。
    190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