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月榜 网文周榜 推荐网文
 首页 | 专栏 | 论坛
 □您的位置>>中国诗文网>>小说>>灾区一个幸存的学生会主席  
 
灾区一个幸存的学生会主席
查看作者文集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作者: 茂密森林 2008-6-4 下午 09:25:43 发表在 小说
查看作者信息
    2008年5月14日14时左右,作家杨神农在四川省都江堰市向峨乡向峨中学的解救现场采访!

    解救工作已经进行了整整48个小时,一块块混凝土预制板被搬开,一具具遇难学生的遗体不时从废墟中被抬到附近的操场上。每当这时,现场周围几百名焦急等待的家长便怀着复杂的心情,一拥而上,辨认是否自家的孩子。终于,一个家长认出是自己的孩子!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出!其他的家长心心相印,陪着流泪的同时,静静地散开,继续在场子边缘默默地等待。由于13日下了一天的雨,加上今天半天的暴晒,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痛彻心肺的死亡的味道!仿佛被看不见的针刺入了眼睛,又像被无形的手扼住了喉咙,在现场采访的作家杨神农感到,胸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闷!闷得人喘不过气,说不出话,只有泪水模糊了视线……

    “请家长节哀,如果是您的孩子,请将他的姓名和班级告诉我!我是学生会主席梁强!”就在这时,一个沙哑而又稚嫩的声音响起。寻声望去,一个略显单薄的背影映入人们的眼帘:学生会主席一边帮着整理遗体,安慰悲痛欲绝的家长,一边一丝不苟地履行他的“职责”——核实、登记遇难学生的信息。

    终于有了一点空余时间,作家杨神农与梁强搭讪了几句.于是,他知道如下信息:

    梁强,16岁,2007年毕业于向峨中学,现在都江堰中学读高一。

    “你更应该去采访那些抢险的解放军叔叔。”摘下口罩,这是梁强说的第一句话。“他们前天(5月12日)晚上就赶到了,开始的时候没有吊车,他们就用手刨,已经救活了好几个同学。”

    5月12日下午地震发生时,幸存者梁强和幸存的同学们及时撤到了都江堰中学的操场上。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梁强放心不下家里的父母和两个姐姐,在征得老师同意后,他从都江堰市区步行近4个小时,赶回了向峨乡的家中。家里的房子已经完全垮塌,幸运的是父母和姐姐们都还安然无恙。

    “我要回学校看看李老师。”帮父母匆匆搭建起一个简易棚子后,梁强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向山坡下的母校向峨中学跑去。昔日美丽母校成为一片废墟,梁强顾不上惊愕和难过,立即和闻讯赶来的乡亲们投入到了救援当中,48个小时中只回家过1次。

    “开始的时候没有工具,更没有吊车,我就和乡亲们一起用手刨。我找到一根木棒在那些水泥板上敲,一边敲一边喊,下面醒着的同学听到以后就会求救。后来,我又用木棒从每一个缝隙里往下捅,慢慢地仔细地一点一点向下探,如果碰到了柔软的物体,就说明可能是已经昏迷的同学,我就会爬在那里喊,然后叫乡亲们来营救,”梁强说,“后来,解放军叔叔赶来了,乡亲们被替换下来,我就开始负责登记遇难同学的名单,解放军叔叔已经连续抢救了两天两夜了,他们真的很辛苦!”

    我当然害怕,真的很害怕!梁强说,在从都江堰走向家乡的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想,如果我的爸爸妈妈、大姐二姐死了,我该怎么办?父母都已经快60岁了,两个姐姐对我也特别好,家里没有钱,她们就不上学,赚钱供我一个人念书,她们的成绩都比我好……如果他们不在了,我该怎么办?

    “等快到家的时候我就不怕了.”梁强说,我想好了,如果他们都不在了,我会好好的收葬他们,然后自己也要好好活下去。

    梁强说,在从家里往向峨中学跑的路上,我脑袋里就象放电影一样,电视上、报纸上看过的那些死人的画面飞快的闪过。

    “等真正看到死亡同学的时候,我就不害怕了.”梁强说,“看他们年纪那么小就丧生了,我只觉得他们特别可怜,我自己特别幸运,所以我就不怕了;也没工夫怕,因为废墟里已经开始传出断断续续的哭喊声。”

    梁强之所以会承担登记遇难者名单的任务,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曾经是向峨中学学生会的主席,是当地小伙伴的领袖。“因为都是附近村子的同学,学校里差不多一半的人我都认识。”梁强说。

    “我最爱的李轩老师已经不在了!”梁强说,“李老师是我初中时候的班主任,她对我特别好,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她被压在了那边的教师宿舍下面,还有她刚刚满7个月的儿子。”

    “我最好的朋友王杰也不在了,解放军叔叔把他抬出来的时候,我看衣服像他,又看到他腿上的那道疤痕,我就确认是他了!”梁强说,“当时我想,再也没有人陪我去水田里抓鳝鱼了。王杰虽然小我两岁,每次他都能把鳝鱼堵到一个泥湾里让我去抓,我抓不住,他就把自己抓到的送给我,我真得很笨。”

    “四姨家的小表妹也不在了,”梁强说,“看到四姨她哭得很厉害,我只好安慰她,骗她说遇难的人数还没有统计完,小表妹也许还会有生还的希望……”

    梁强说,他们村与他同龄的十几个小伙伴,大多数人已经不在了。“每知道一个信息,我都很难过!想起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就会让我想起往日的很多事!这两天我一直忍着没有哭过,因为我如果哭的话就不能好好地统计了,”梁强说,“也许过一阵子我会哭,但,现在,我不哭。”

    采访过程中,梁强拿出了一碗方便面.由于没有热水,他只能边吃干的方便面,边接受作家杨神农的采访。

    看到这些,杨神农说,“梁强,你不要再吃方便面了”!接下来,杨神农掏出随身携带的巧克力送给他。梁强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方便面,诚恳地说:“对不起,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实在是太饿了,我知道跟人交谈时吃东西是不礼貌的,实在对不起。”面对这样一种质朴,一时间,杨神农不知道该说什么.到最后,梁强还是没有收下巧克力,他说他是大人了,吃干的方便面就可以,把巧克力送给更小的孩子吧,他们更需要……
责任编辑: 铺子湾
 
作者声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诗文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诗文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诗文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请中国诗文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
本文共有评论0篇︱已被阅读过508


当前没有评论



 
网上大名: *本站注册用户
密   码: *没有注册点此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上篇文章:我是一只小船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本站建议您使用IE浏览器浏览!
中国诗文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1
【闽ICP备09016251号】记住本站域名hhttp://www.zhgshw.cn
如果您有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QQ:77004720 QQ群:2586657 Email: daizezhong@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