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郭采诗文集

釜上居郭采
返回首页  阅读: 次  回复主题  作者编辑  刷新文章  关闭本页
郭采诗文集

弦乐四重奏

郭采
四支振羽的鸟悄然飞起
其中一支特别庞大
我们想像是个久远的家族
一个雍容和睦的集体

鸟们临空自由地飞翔
渐次传来天籁的音响
因它们橙色羽翎的闪光和昭示
我们想到某些久违的意旨

不可回避的感染
但什么都像离你远去
心于飘渺间沉浸若梦
梦如水的轻柔 如花的弄影
心地承受漂染
你刹时已如处子般清纯


四支丽鸟的回旋
此起彼伏的共鸣和翩飞
它们的目的从容简单
仅仅是形成一种节奏
一弧一弧蓝色的波浪
浑圆一面艺术的镜子

绚丽多彩的画面
引人入胜的主题
我们感受好多怡悦的情节
悲哀也是其间的一部份
任岁月怎样熏黄白晳颜面
它们却永远明亮你的心境

鸟语的轻哗与缠绵
清泉一样流响着胸壁
它们环绕着你的鸣唱
情人般拥你戴你飞行
你旧有的躯壳已被阵阵
纯情的语言拍落
有一粒新的种子在你体内萌生

红的罂粟花
黑的蝙蝠群
它们穿越暗夜涌来
我看见好多鲜活涌现的生命
一些花的影子 叶的影子
活现的生灵
出示我作深层次的呼吸
接受一次爱的启蒙
阳光喜雨的洗礼

四支优美的丽鸟
天地间再深情不过的鸣禽
使世界突然变得亲切
万物格外鲜新
即是没有翅膀的生命
也要作次无翅的升举

深深沉入这般声色之流的席卷
尤如拥入花间鸟语的沉醉
我们仿佛重又找回好多梦幻
廓清往日不应缠身的忧郁

还有什么可停步可犹豫
我们有过的甜梦
苦恋的期冀
无悔的伤感
全都包容这里

待鸟翅的徐徐歇落
深厚和声终于趋向沉寂
可我们依旧走不出这样的意境
和氛围……

老 井

郭采
每天都打开内心
内心是面镜子
照天 照地 照人
照世事沧桑 斗转星移
就是没留下多少
可记的面孔和印记

这是裸露的悲哀
如罗曼.罗兰早就有过
世纪的伤感
心悬在风中
如最后一枚
寂寞的果实

一切都缘于最初的梦幻
那个一度确曾美丽旖旎的梦境
因此不懈地渗入和经营
想是只为命定的憧憬
义无反顾地呈献上信心

有谁能解释 这本是
处身低微的就范
渗出一汪汪纯洁
献给那些汲水的村姑和
浇灌禾稼的农夫
却免不了有暴雨夹着的浊流
更哪堪人为的亵渎与搅浑

但我终是没有塌陷的建筑
一尊植根大地深层的胴体
作为老井
我毕竟是从根深蒂固的虔诚里
挺过来了
我离不开这土地
离不开这久已习惯的奉送与积存

该涌现的还需涌现
该纯净的还该纯净
井是别无选择
井是不能随意翻转命运
不能变更存在的境况
更无远景可寻

请接近我
对我直面地审视和品评
许是这贡奉还不够甘甜
不够清纯
但只要用心良好
我当尽量莹洁 莹洁你的爱意

昼夜递嬗 韶光流逝
心智的磨耗 石头也在泡软和解体
而我只能奋力地流淌
流淌自己的清白
血液中的精纯
当你直视我的时候
请别当我表情古板 冷漠
这是井的固癖
是多年风雨的铸成

但你仍会感知我的体脉
感知这一腔的情愫
即是处在冬日
这内在的体温仍在漾着
暖你双手的温煦

只要你愿汲取 愿予尝试
便是我的荣幸 我的衷情
每天我都甘于寂寞
甘于每个寂寞等待的日子
也是充实饱满的日子
你的来临便是我心中的庆典
是这小小井台最值庆祝的节日
像有一首华美的乐章
不奏自鸣

当然 这不及自来水便当
不及某些“及时雨”的乖巧和投机
但井是不卑不亢的表白
是你寻遍天涯
亦只能觅到的一种独有的水质

白天 阳光穿透我的表面
穿透我的心壁
白天 我的内心特别明亮
打开的镜面泛着一层柔情
可你很难予以正视和窥见
因我深知当今谁都不愿更多地坦露
即是能有片刻的真情
想是多少亦是 存有心迹

入夜 只有哇鸣虫声夜色
为我作伴
此时此景 更盼望能有知音的莅临
我只能扒在夜的井口看地看天
看星星的出没 月光的照临
我把它们——纳入胸怀
便幸有豁亮灵瞳的火花
月亮是铮友 星光是启示

什么时候才终将枯竭
何时终将为人废弃
但有种原始的动力还在我
胸间启动
我仍要倾注 不会下沉

像有明眸的映照
就如唐.吉诃德臆念中的情人
照我四壁波光浮动
有暗香袭来 生生恋恋
至善至美

长于清寒简陋的存活
任苍苔流光覆盖一生
我仍将裸露仍将涌泉相报
报掘我期我善待我的人们
凝聚的光芒继续照耀
照历代的宫阙和草房
照田垅的庄稼和农人
照我劳动毕生的父亲和母亲
照好多景象的虚构和真实

井是注定要干涸要坍塌
但老井像土地平凡
到时是无需墓碑和墓志

夜 莺

郭采
像期盼的真诗
没有另一种鸟的声音能在我们心上
成为久远的慰藉和印记

夜莺 这隐逸的鸟
遁世的诗人
总爱选在夜的清凉
为我们诉说流星 天才 梦想和爱情
苦难因它的流转开花
欲发芽的种子得以破土萌生
每一声鸣唱都是鲜活血液的音符
每一曲歌唱都是发聩灵魂的警语

夜莺是在淘尽肺腑的黄金与铁质
为我们吸取
却又常受恶意的曲解和嫉意

但夜莺总是执着自己
不必为人知晓的 美和光芒
以它小小的胸膛 沉默和歌唱
使我们印证白天并不全是光明
而夜的深处到像明亮更多
让你醒目的东西

四 月
郭采
临在半边蓝着的江水里呈现
临在半边白着的山梁上登临
我已感到一种生命搏跃的萌动
谁说眼前不是季节最好的背景

于是眼睛对眼睛有了亲切
风对风也像有了信任
自此拓宽延长心与心的交融
廓清眼底久驻的冷漠
有一支温柔的歌哨
凝是经你深情的嘴唇
已在逐渐吹绿我们的心扉
不能有负你的寄托你的倾心
想着你的一番跋涉一番莅临
一夜之间已有不少种子萌发催长
我是固守承诺
难耐的情愫已如一枝
冲动的蓓蕾

四月 就这样为你为我选择吉日
选择佳期
四月把发芽的土地和等待发芽的土地
都悄悄带进一个憧憬的蜜月
万物都在萌生想着回报
回报便是金秋丰收的果实

天车,久远的图腾

郭采
天车,曾是漫天林立的天车
几乎罩满故土天空的天车
当年日本飞贼还怯于当时
会是高炮耸峙的天车
给我们留下如此壮观的记忆
久远的图腾

我们仰望长空 流云 飞鸟 斜雨
好多远逝的星宿 泰斗 辊子匠的
魂魄
还斜挂上面
使我们从上往下,由浅入深
感知一种伟力穿透地心的深入
精神才不致疲软困乏
扎根的胴体才如
天车中流砥柱般的挺拔屹立

无疑都是刀削斧劈的塑造
木质皆若钢筋铁骨的相嵌构成
在天车依还存有保留的空间
我曾一千次望见先辈们的面孔
又一千次回望到自己
同是在以无限亢奋赤裸的躯干
展露民族笔直强奋的脊梁
依在加固着这图腾的久远
和壮丽

玫 瑰

郭采
玫瑰都生性好胜傲慢
好在某些高雅场合显耀自身
玫瑰能给你刹那片刻的温柔
往往又会 如昙花一现消失

玫瑰中的一朵
我曾就真心爱慕
可因她的乖戾 在天方那边
竟也惹出满城风雨
实在无法伺候 最后我只好作了
仓皇逃离……

玫瑰是我不该有过的梦幻?
经久的决离并没完全隐去她的影子
玫瑰即是如此:勾人心魄的尤物
她有出水芙蓉的亮丽孤傲 又有小家碧玉的任性
以致我有这飘泊潦倒的一生
当然还不能全怪罪于她
她在我的心中 毕竟还是没能全忘的印记

玫瑰玫瑰 是昔时街边传闻的那位
风流李姨孃的还魂?
还是她孤芳自赏 任由着自己?

初恋的瓜子
郭采
初恋的瓜子
准备赤裸献身的瓜子
瓜子从出生到熟透
多是让人多不经意的一嗑
便破了皮掏了心

女士先生 其实我曾就是一颗瓜子
我满怀热情
也是多想能得到那位可爱女郎的
摩挲和尝试

只是多没意料的结局
仅只短暂的接触
瓜子已骇然发现
尝试原来仅为尝尝味道
能有的摩挲莫过也是
假意的温情
尤是你瞧那双美人惯用的媚眼
不是同时又在觑着其他的瓜子

啊好了 女士先生
我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卑下
没了自尊与自信
这样我只好及时从她嘴边滑脱
这就是我瓜子有过的初恋的经历
幸是还好 我虽也经她多不经意一嗑
虽也破了层皮 但还没毁掉了心

每日三餐
——写给妻子
郭采

妻子一出现
我就为她制造终身的劳役
每日三餐 是妻子众多劳役中
最令我没齿不忘的丰碑

这之前我已不记自己怎样活着
那时吃大食堂
只记炊事员常自诩是饲养员
可见我该是何等光景

妻子一出现
每日三餐我却突然品出味道
如蚕唰唰细嚼着桑叶
那一定是种无可比拟的清爽
所以吃着妻子喂养的菜饭
我也逐渐能够吐出一些丝

之后妻子又接二连三喂养孩子
孩子更是她精心养育的蚕
一个个都个大体壮
且品质优良
不像我这遭过动难的蚕
他们青春年少 已满腹经纶

只是妻子日渐显老了
她是一贯只顾对我们投料
而是绝少想到自己
这样我们不禁想到
耗尽春光的罗敷
必是同样耗去自身丝绸质地的光润
世上的桑蚕才有缕缕回报的真丝

北方,那座松树林
郭采
北方 月光
那座蓊蓊郁郁的松树林
活脱松鼠般的怡乐
是你有意留下的意念
抑或是那夜的月光语言
还未被污染
于我心的感觉还是一派
从未有过的清纯

但是 月光也有被污染的时刻
当真情势必要如月华一样显露
你的活脱明显已是假象
以致柔软的皮毛刹时竟成
棘手的松针
殷殷的血 只能汩汩淌在
苍郁的树上
啊松鼠 松鼠
松果弥坚
我再也咬不破那枚果实
清纯的月光语言沉默了
灵魂的背面极度荒冷

现在 是在南方
有月光的语言又洒落我的头上
不知曾有的光亮是否还在筛落那片林带
我仍思念那枚坚果
以及有过的松鼠情节

萤火虫
郭采

会飞的光 行走的灯
多可爱的小舞伴小精灵
穿过时光的夹谷
暗夜长长的隧道
是你们带来喜兴和问候
乍然豁亮我们沉寂发冷的心

真愿拥入你们的荧光之舞
使我们又回到欢娱的童年
我们脚步轻盈
仿已年轻了几岁
舞后请进入我们为你
设置的小纸盒
像豌豆姑娘关照我们
安然入睡
你亮着小灯总那么尽责尽心

小小的灵性 多专致的友情
让我们深深领悟
世间没有卑微的生命
只有卑微的灵魂
因了你们友好的临现
我们才不致被沉郁久久包裹
也想从自身迸发出些光来
去映照自己映照别人

为昙花写意
郭采
昙花是些纯洁的花儿
命短的女子
昙花在它一现之前不为人所重视
但昙花是种展现是种隽永
是它昭示生命的短暂
同时又深刻短暂的永恒

如同我们想及那些同有怀情的村姑
好些红颜薄命的少女
青春的足步还未踱进戏水的门槛
及第的颜面转眼已现老去

同样我们想到那些为国捐躯的英雄
好些匡扶正义的战士
在他们还未领受凯旋而还的荣誉
生命的光华已为我们猝然消殒
昙花就是这样命短的花朵
展在我们面前确只一现美丽
但这不是质地纤弱的表现
是我们猛然惊见好些不忘的面孔
和永生!

莫扎特《C小调梦幻曲》
郭采

有种轻柔的压迫
渐渐压在我胸上 如厚木板
我有点透不过气
是火山潜于地心海底的喷发
声势被压抑着却生动着
这是震撼人心的景象
我陷于梦
还是现实

于是我见到一张伟大真切的面孔
在如怨如诉的细说
如烟如水的漫出
衬托一种浑然厚实的底色
让结构之树悠悠长出
并开花
在蓬勃优美的升起

无尽的喜怒哀乐
包含无限广博的人生
于我竟像一面心灵的明镜

别再有任何沮丧任何回避
梦就是面镜子
梦就是要掀掉那块厚木板
经久压着我们的厚木板
让生命之树张扬个性勃长
你的心胸我的心胸
不是一下都觉
少了压抑

久违小提琴
郭采
在屋里 我终又启开琴合
终又见到了你
见你还紧绷着脸
在怨我长时抛弃了你!?

——是我鬼迷心窍 竟又去爱上那位
缪斯的情人
只是我什么也没得到
我同她本就难于走到一起
经久的磨砺与自责 该卸下自己面具
人啊 不该怀有过多的奢求妄想
跨境之前本应量体裁衣
何况那顶 桂冠
不是谁都可以随意轻取的桂冠
于我等无名之辈 还有何非争的意识!

趁今夜月色清朗 我是决定要回归于你
你才是我的老搭档 老相识 老知音
让我们再回到有过的青春与记忆
去重温那些经典 好多不忘的曲式
生活的道路本已宽广 我们更要自娱自乐
守着自己家园园中的详和美好
融入纯粹乐感 都多如天籁 犹胜福音
对吧 我久违了的你




诗集创作于四川自贡市釜上居寓所
电话:13398125812


文字
 
  发表时间:2018-6-13 上午 11:10:23
中国诗文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08
【闽ICP备09016251号】记住本站域名: http://www.zhgshw.cn
如果您有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QQ:77004720 Email: daizezhong@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