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十月(组诗)

赵华奎
返回首页  阅读: 次  回复主题  作者编辑  刷新文章  关闭本页
十月(组诗)
文/赵华奎

《十月,回家》

秋阳艳,却已失掉高梁酒的烈度
凉风拂过原野时,万物都在微醺地走
但还能识得回家的路

泥土脱去了多余的水份
一头老牛的蹄印和唇齿,不曾干涸
它在踩湿一串关于稻穗的回忆
嚼不透欲望

稻粒满,穗低垂。若许多客居的老者
急于回乡,安度晚年
金镰和扁担都在替它们盘算
归期有多长,归途有多远

乡道上,许多牛车满载着秋光
一路吱吱呀呀地唱

《父亲的十月》

都说十月,是由黄土砌成的
由谷粒堆成的,由金子铺成的
就连秋风也振振有词,功劳在阳光

你总是乐于沉默。任由秋风在身边窜动
像一条跟随多年的黄狗
正在啃食土地遗下的一堆骨头

还需到北堰湖里洗一洗眼
吸一袋烟,再扛着槐干刨制的扁担
往田地里,缓缓地走

你眯眼,落坐夕阳
一个人喝酒的姿势
仿佛一株老柳,在慢饮这湖秋光

《金秋,晃动缎带一般的波纹》

怀抱两江水,群山依然异常镇定
如同一个人,从容的身体里包裹着涌流
体外,敷着一层寡欲之土

高低梯次的山峦间,回响好多种声音
只有一种属于水
在每块流经的石头上,留下无数道指痕

深秋,因有鸟鸣穿针引线
被谁织成了金色的缎带?
因有满山红叶扮身
轻易地置齐了泥土的嫁妆

它在晃动缎带一般的波纹
它行走在迎娶冬天的路上
 
  发表时间:2018-2-3 上午 10:27:01
中国诗文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2008
【闽ICP备09016251号】记住本站域名: http://www.zhgshw.cn
如果您有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QQ:77004720 Email: daizezhong@yahoo.com.cn